我在武汉一线 | 二度请战 他“抢”进重症病房

日期:2020-02-13 05:50:33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郭慧琳本报记者魏冯

  周凯,西南医科大学附属医院急诊重症监护室副主任医师,也是泸州这批队员里唯一在重症病房为患者服务的医护人员。

  这个“唯一”,是周凯主动“抢来的”。为何要抢着去重症病房?记者电话联系了周凯,了解选择背后的故事。

  请缨

  普通病房工作四五天后,他坐不住了疫情发生后,作为重症医生,周凯第一时间就向医院请战。

  1月27日,周凯作为四川第一批援助武汉的医疗队员,进入武汉市红十字会医院。他回忆,根据分工,他在普通病房,查房、写医疗文书、下诊断、诊疗后续管理等。在普通病房待了四五天,周凯坐不住了,便主动请缨,申请调到重症监护室。

  “我本身就是一名重症医生,就应该在属于自己的领域来发挥专业特长,没啥特殊想法,也算不上什么崇高。我们去了,专业更对口,能给重症患者提供更细致、更精细的护理。”

  消息传回泸州,周凯家人一开始有些担心。“我在重症病房这么久了,没啥好担心的,不过是换个地方工作罢了。”周凯这样安慰家人。

  日常

  回宾馆后歇1-2个小时才能缓过神来进入重症病房,就相当于上了与病毒斗争的最前线。周凯穿梭在重症病房里,准备着随时和病毒“抢人”。

  “饿也没办法,出去吃饭要脱下防护服,这等于浪费了一套防护服,加上是重症病房,一旦走开病人的安全不能保障。”周凯说,“遇上稍冷的天气,防护服只是不透风但不御寒,手几乎都是冻僵的,遇上稍热的天,通常上完一天班,汗水已经把衣服打湿了好几遍。回到宾馆后通常要歇一两个小时,才能缓过神来。”

  在病区的单人间里,被防护服遮挡住表情的周凯,看患者一个人待着,他就在床边和患者握握手,从手心传递暖意,在患者身体条件允许的情况下,与他们互动,是周凯每天的日常。

  兼职

  既是医生、护士,又是护工进入重症病房之后,角色也变多了,一人会分饰三角——既是医生、护士,又是护工。

  周凯说,日常除了查房、写医学文书等,还要对患者进行核酸采样、复查、呼吸机检测等,有时还要到走廊上搬氧气;遇上有患者转院,还要负责转运。

  据周凯介绍,重症病房里的患者是没有家属照看的,有的患者来的时候心态也比较消极,加之身体不适,也没啥食欲,就算安上无创呼吸机,也有些烦躁。医护人员们只能不断地为他们做心理疏导,鼓励他们多吃东西,才能和病毒“斗争”。“希望疫情早点控制住,希望所有病人都能高高兴兴地回家,这样我们才可以回家。”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