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水河两年禁渔记:有人成功转行 也有人“水土不服”

日期:2019-04-10 11:28:47 作者:guest 浏览: 查看评论 加入收藏

  天晴捕鱼,下雨织网,曾是赤水河畔45户合江渔民的生活常态。2016年12月27日,常态被打破——当时的农业部发布《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明确从2017年1月1日零时起,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全面禁渔,为期10年。这是四川首条试点全面禁渔的河流,也是整个长江流域首条实施全面禁渔的一级支流。

  上岸两年,曾经的赤水河渔民开始了新生活。两年多过去,赤水河畔的渔民转产现状如何?是否仍存在非法捕捞行为?下一步,赤水河试点经验如何推广到长江流域?4月8日至9日,记者来到合江县赤水河段,采访了我省第一批转产渔民及相关部门负责人。□本报记者 魏冯 阮长安

  有人成功转行,也有人“水土不服”

  打了一辈子鱼、早已习惯河上飘摇的45户合江渔民,在2016年底集体告别了在赤水河打鱼的生活。

  这45户83位渔民都是拥有捕鱼证件的“正规渔民”。为确保渔民上岸后顺利转产,泸州市给了渔民们一次性政策激励,还帮助他们发展特色产业。

  合江县水产渔政局局长袁大春介绍,当地对这45户渔民的补助和扶持均是“真金白银”,包括一次性5000元/人的生活补助,3万元/人的产业扶持资金,帮助渔民主动发展现代养殖、精品果业、特色经作等优势产业;因人因户展开技能培训、支持外出务工、支持创业创新;按照渔船规格1万-3万元/艘、辅助捕捞工具补助2000元/套、单层渔网150元/张,三层渔网1800元/张,对按期拆除者进行奖励和补助。

  禁渔两年,他们中的多数人成功转型。

  4月9日中午,合江县虎头镇甘雨村,46岁的“前渔民”罗俊江刚从集市卖完鱼回来。这鱼,是养殖的。上岸后,靠着挖塘养鱼、种荔枝,罗俊江年收入七八万元。

  在合江县实录镇蒋湾村,“前渔民”陈淀明和全光有在干同一件事:给自家林子里的上百株真龙柚授粉。告别渔民身份,全光有成了果农,他家今年预计有200株真龙柚能挂果,加上喂猪的收入,一年四五万元不成问题。陈淀明不仅种了真龙柚,还养了200只乌骨鸡,还挖了4亩鱼塘养鱼,林林总总一年收入能到8万元。

  更早上岸的合江县合江镇柳马埂村的万有能,早几年转产后,靠熟人带着做建筑行业,年收入能到二三十万元。

  也有一些渔民仍然“水土不服”。4月9日下午,真龙镇瓦房村,周华玉在家里等待打工机会,这样的日子已有好几个月了。禁渔两年,他第一年去了西藏打工,去年又去了湖南打零工,每年仅能挣几千元。周华玉说,县上也组织过技能培训,但当时担心培训时间太长耽误挣钱,就外出务工了,错过培训,他至今依然有些后悔。

  天眼巡逻,夜间偷捕仍难根治

  “解决渔民转产问题后,最头大的,还是监管。”4月8日,泸州市农业农村局副局长赵付平直言。

  “违法捕鱼的人总体在变少,但夜间捕鱼仍屡禁不止。”袁大春称,为打击非法捕捞,长江、习水河、赤水河四川段,已设下39个天眼,其中赤水河就有17个。当地调配30多名人员,加大巡防力量。两年来,赤水河收缴地笼、拦河网等工具900余副。

  但仍有人“顶风作案”。4月9日凌晨2时,合江县先市镇金钩村,合江县农业农村局执法大队副大队长朱勇和几名巡防人员蹲守这里,拍下两名男子电鱼视频。待船靠岸后,一名男子看到执法人员后拔腿就跑,另一名男子被逮了个正着。

  为何夜间偷捕难以根治?袁大春说,赤水河河道弯曲、沿线竹子和森林多,天眼只能看清1公里以内的画面。更重要的原因,是活鱼存在市场需求,在一些人眼里是“低风险高回报”的行当。

  升级夜间执法记录仪、加大天眼数量、鼓励多部门联动,这些都是后端防范。朱勇认为,治标,不治本。

  堵不如疏,泸州正在探索治本新思路——尝试将“前渔民”转化为护渔员。“渔民有经验,一听水声、机器声,就晓得啥子船来了、到哪里了。说不定比执法人员监管效果还要好。”泸州市水产渔政局副局长周培表示,今年底以前,泸州会请至少10名“前渔民”当护渔员。

  多地推广,跨省跨市跨部门“搭伙”干事

  赤水河禁渔两年来,鱼类资源修复效果明显。近段时间,合江县农业农村局执法大队的队员们在巡逻时,发现鱼类的繁殖情况得到了明显改观。“以前产卵期,很少有鱼回游到栖息地产卵,现在经常能看到鱼。”

  如今,赤水河禁渔经验即将推广到整个长江干流。中国科学院院士、中科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曹文宣预计,长江流域“十年禁渔”推行后,各种常见鱼类基本可以形成稳定种群。

  2019年初,农业农村部等三部委联合给长江流域定下两个“倒计时”:今年年底,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完成渔民退捕,率先实行全面禁捕;2020年底前,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保护区以外水域完成渔民退捕,暂定实行10年禁捕。

  周培表示,泸州将借鉴赤水河禁渔期间开展的统一收处渔船渔具、统一转产技能培训等经验,根据长江流域情况,适当调整政策激励标准。

  赵付平认为,跨地域、跨部门搭伙干事的联动机制,也同样值得借鉴。赤水河禁渔期间,四川泸州与贵州赤水建立联动机制,组织沿河乡镇一起开展禁渔执法,加大对非法捕捞行为的打击;同时,合江县总工会、人社、民政等部门和乡镇,也联合推进渔民创业、就业及生活困难补助等社会保障措施等。

  目前,我省退捕转产初步方案已在拟定中。泸州也在行动。本着“生态优先,注重民生”的基本方针,泸州市即将出台长江干流禁渔具体方案,预计涉及船舶700多艘、渔民上千人。

  2016年初

  农业部启动史上最严禁渔期制度我省春季禁渔制度18年来首次调整从每年2月1日到4月30日调整为3月1日至6月30日禁渔期延长1个月

  2016年12月27日

  农业部发布《关于赤水河流域全面禁渔的通告》明确从2017年1月1日零时起赤水河流域全部天然水域进行为期10年全面禁渔期

  2018年1月1日

  332个长江流域水生生物保护区率先实行全面禁捕包括四川43个自然保护区

  2019年底以前

  完成长江水生生物保护区渔民退捕率先实行全面禁捕今后水生生物保护区全面禁止生产性捕捞

  2020年底以前

  完成长江干流和重要支流除保护区以外水域的渔民退捕暂定实行10年禁捕

  本报制图/朱濉

留言与评论(共有 0 条评论)
   
验证码: